澳山火加剧悉尼周边火势巨大

0 Comments

在“中科灵芝孢子油”的背后,若有若无地站着一个名叫“中科”的企业,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家企业,也该有个像样的说法。

“中科灵芝孢子油”终于还是吹爆了。日前,这款自诩可以抗癌防癌的“明星”保健品,被接到市民举报的深圳市场监管部门查处。虽然当事门店事先运走了大量涉案物品,“中科灵芝孢子油”涉嫌塑化剂超标、虚假宣传之类的丑事已经曝光,再像从前那样,大摇大摆地晃着“软黄金”的华丽身段忽悠人,恐怕是不大行了。

而今,潮水退去,盛景不再。

无戏可拍:迪丽热巴,“已八个月没拍戏了”

当下的情境,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早有预感。2019年6月,在上海电影节期间,他发表公开言论称,“2018年我就预判会有上千家影视公司倒闭,没想到行业的倒闭潮会愈演愈烈,一直持续到现在。寒冬越来越加剧,一场场风暴刮来,行业已经跌入谷底,在这种情况下,大量企业倒闭也是市场的正常反馈。”

文化传媒板块的并购扩张,也在这一年得到充分释放。Wind数据显示,2015年文化传媒行业总市值达到1.66万亿元,板块同比涨幅达到74.32%,市值飙升的同时,文化传媒公司并购扩张也进入白热化。2015年,文化传媒公司共发生并购196起,涉及资本约893.83亿元。换句话说,平均不到2天就会发生一起文化传媒公司的并购。

作为一款“明星”保健品,“中科灵芝孢子油”早就该好好查查了。即便没人质疑与投诉,市场监管部门也应该把这款“神油”纳入监管视野,并有所行动。投放市场之初,“中科灵芝孢子油”就有些形迹可疑,其以一套华丽丽的说辞招摇过市。据说,这是“以中科太空灵芝孢子为原料,运用国际领先的常温纯物理破壁技术、超临界CO2萃取技术提取而成的一种新型生物制剂”,这种制剂“集中了灵芝孢子粉原生质中的灵芝三萜、有机锗和微量元素等活性成分”,长期食用可以增强人体免疫力,甚至可以治愈癌症。对于这些说辞,监管部门在其推出之初就应该有所警惕,主动核实其可靠性。监管执法再“谦抑”,也不能任凭一款疑似大忽悠的新品做大。其实,只需咨询一下真正的业内人士,就会知道,临床中没有把三萜类应用于抗肿瘤的治疗中,也没有大规模的临床实验证明三萜类有抗肿瘤的作用。

以“煤老板”为代表的传统行业的热钱批量涌入,市场资金充裕,撬动大量在影视圈门口跃跃欲试的年轻人入圈。随着狂热的资本“冲”进来的,是影视行业的供给空前增强,一时间整个行业百花齐放。《捉妖记》、《大圣归来》、《煎饼侠》、《战狼》等口碑与票房兼具的电影层出不穷,《琅琊榜》、《芈月传》、《盗墓笔记》等优质电视剧应接不暇。

本案自一开始曝出便备受关注,而后旷日持久的审理进程,更是吊足了公众胃口。直到最近,延宕两年之久终于尘埃落定,应该说“结果”还是相当熨帖人心的。当然了,就个案的审判而言,大众观感、舆论好恶,从来都是次要的。真正关键的,还是要看其中所体现出的专业主义和法理逻辑。不得不说的是,这一案件有着鲜明的特殊性,甚至可说是典型的“历史遗留问题”,其复杂程度远超一般人想象。

王博涛也是在这个时候开始进入影视投资的行列的。面对投中网,提起这几年里投出的《唐人街探案2》、《新神雕侠侣》等项目,他仍有些得意。他用“那个时代”来形容过去的几年,“那个时代,各个创投圈的路演中,影视类项目能占3成以上,文化类项目更多,很多影视剧,拿着PPT就能拿到钱”,不过对于争先恐后冲进来的“煤老板”们,王博涛损誉参半,“传统行业的老板们出手就是500—2000万元,过去几年也撑起了小成本影片的半边天。但因为缺乏专业性,亏钱最多的也是他们。这些‘局外人’进入行业,目的无非两点,一是想趁机转型,二是把一些来路不明的钱洗白,顺便再赚一笔”。

风声鹤唳:集体性怀念2015-2017

11月26日凌晨,香港屯门也曾发生一起砍人事件。一名36岁曾姓男子与两名男子发生争吵,一名黑衣男子拔刀袭击曾某,其手脚均被砍伤。

香港发生砍人事件:男子遭2名黑衣男袭击 手脚中刀 据香港“东网”报道,11月26日凌晨,在香港欣田邨商场地下的一间便利店内,一名36岁曾姓男子与另外两名男子发生争吵,后越吵越烈发生肢体冲突,便利店货架上的货物多被撞翻在地。未几,一名黑衣男子拔刀向曾姓男子施袭,同行的另一名黑衣男子则向曾挥拳殴打。

但亏了钱之后,这些“野生”影视投资人的热钱、傻钱开始出清,募不到钱的影视剧从业人员,倒也怀念起这些“煤老板”来,知名编剧汪海林甚至在公开媒体上放话,“现在的资本真如不‘煤老板’们,‘煤老板’们特别尊重专业的人……从不干预创作”。

“电视台不景气、视频网站烧不动、政策监管趋严,三重叠加,加之现在影视公司现金流不好,使得整个行业雪上加霜”,方正证券研究所所长杨仁文对投中网表示。

日前,天眼查公布数据显示,2019年以来,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,具体表现为公司状态注销、吊销、清算、停业。包括演员黄渤入股的春天融合也在近日遭遇股权冻结。

警方到场后暂无发现,将伤者送医治疗,案件起因有待警方进一步调查。

在2019年11月28日,娱乐行业CEIS峰会上,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直言,“之前我们都在讲如何把蛋糕做大,但是现在蛋糕就这么大,我们只能谈如何在一块蛋糕上分的更多。这个行业已经习惯了2015—2017年的爆发式增长,但市场确实已经进入到存量时代。” 他透露,2019年过去的11个月里,博纳影业已经收获了近80亿元的票房营收,突破了2018年全年54亿元票房营收的最好成绩,但却丝毫不敢乐观。至于寒冬之下所取得的80亿元票房收入,于冬则将之归功于5年前大力推行“主旋律”影片的战略性胜利。

末了,于冬喃喃,“我之前是不看剧本的,跟导演吃个饭就决定(投资了),但现在不行,剧本一定要看。要有商业思维,十年规划虽然要有,但眼下的钱最重要”。

行业数据也体现了这一点。市场情况向好之时,影视传媒板上头部公司市值逼近千亿,而2019年以来,整个影视行业上市公司市值平均下跌72%,整体市值不足此前三分之一,一家上市公司市值下跌80%实属正常。这种境况之下,资本对影视行业的信心严重不足,大量影片找不到资金拍摄,无论是申报电影备案还是电影开机数量都在严重下滑。而电视剧方面,最新数据显示,2019年前三季度,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数量比去年同期减少27%,横店影视城的开机率同比锐减45%。

“今年已经有八个月没拍戏了”,2019年8月的一档真人秀节目上,当红花旦迪丽热巴对同行倾诉道,而昔日“荧屏霸道总裁专业户”明道日前也在《演员请就位》这一综艺节目上直言,“这是我今年第一次演戏”。一线演员尚且如此,腰部演员更不好过。无戏可拍,几乎是整个影视圈2019年面临的现状。

整体来看,影视行业的主流平台主要来自三个方面,电影院线、主流卫视、“优爱腾”(优酷、爱奇艺、腾讯)为首的视频平台。但目前的现状是,大荧屏大制作对资金需求量大,融资困难,卫视收入下降、电视剧与综艺更倾向于网络视频平台。

据香港“东网”9日消息,今日凌晨4时左右,香港佐敦道1号拔萃女书院附近,一辆客货车被另外两辆车夹击逼停,其中一辆可疑车上跳下两名持刀男子,把被截车辆上的司机及一名乘客拖出车外乱砍。遇袭两人身体多处中刀,受伤流血,凶徒犯案后返回接应车辆,逃离现场。

政策严控、平台调整、资本退潮,寒冬之下的影视行业,比其他行业更“冷”。哪怕票房收入80亿元的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也直言,“不敢放松”。

更有甚者,“中科灵芝孢子油”还拉来“中国科学院”“清华大学”为自己做背书。在市场营销过程中,一些经销商将“中科灵芝孢子油”中的“中科”两字说成是“中国科学院”,某些做推销讲座的人士也被他们冠以“清华大学教授”的名号。这样的市场营销已经存在了不少日子,中国科学院、清华大学没能及时给予核实也许情有可原,但是,各地各级市场监管部门迟迟没有采取行动,对“中科灵芝孢子油”是否欺世盗名做出权威判断,至少是监管不力。由此也就不难理解,“中科灵芝孢子油”何以会热销了这么久却一直平安无事。

近日若与影视行业从业者交流,几乎所有人都在怀念2015—2017年的影视圈。

近来,香港不时发生持刀砍人案件。据香港《星岛日报》报道,11月27日凌晨4时左右,两名年约20岁的男子驾乘一辆丰田私家车途经香港西贡南边围路近回旋处时,突遭另一辆私家车逼停,随后,该私家车上跳出四名持刀大汉,并用刀柄击毁事主私家车车窗。两名事主被四名持刀男子拖出车外砍伤,手部受伤流血,四名大汉抢走4000港元现金,得手之后驾车离去。

“大退潮来的比预想更凶猛”,在最近一场文化产业峰会上,一位曾关注影视娱乐板块的投资人对投中网说道,“系统性风险大,回款周期长,2018年我们对文化类项目的投资节奏就在放缓,影视类项目预计一两年内都不会再看了”。

反观孙向波案,便更能凸显现行“好人法”条款的必要性。不再区分是否构成“重大过失”,只要是见义勇为就一律不担责。这对于培育道德勇气、引导人心向善、鼓励紧急施救,都是至关重要的。孙向波经历了一番波折才免于承担责任,而以后,更多的孙向波们,在立法端就被豁免了责任。让见义勇为者从源头免于“应诉”之苦、免于“不确定性”的折磨,这之后,涵养“助人风气”提升“社会暖意”,才有了健全的顶层设计。

推广:猎云银企贷,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。比银行更懂你,比你更懂银行,详情咨询微信:zhangbiner870616,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。

在他看来,电影行业步入低谷的表现有三方面,第一,电影票房从快速增长变成下滑;第二,行业税务问题导致的信任危机;第三,融资不畅、上市公司市值急剧缩水,资本大撤退。“电影产业寒冬背后有过去几年电影投资过热带来的产能过剩、税务问题带来的信任危机、资本过度追逐带来的资产高估,以及行业人才缺乏、电影工业化体系不够完善”。

本案之所以拖延两年之久,时间主要就是用在了认定孙向波的施救行为是否存在过错。民事诉讼“谁主张谁举证”,按理来说,当由原告方出具证据。然而,鉴于本案的敏感性和“高专业性”,法院本着审慎、负责的态度,还是委托第三方机构进行鉴定。在最终证明孙向波无错后,方才作出判决……梳理这一案件的来龙去脉,我们看到了司法部门对法律秩序、对“旧法”有关条款最大程度的尊重,看到了其能动地运用程序手段实现正义的可敬努力。而最值得庆幸的还是:今后我们将不必再经历这番波折,就可给见义勇为者一份公道。

(经受访者要求,文中王博涛为化名)

近来,于冬时常想起2008年完成第一轮融资时,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孙谦对他的一句叮嘱——“Cash is king”。彼时,博纳影业正在进行第二轮融资,并计划奔赴美股,恰逢赶上全球性金融风暴,便也得出“看好现金流,是抵抗周期的唯一的办法”这一结论。

对于一时半会儿还不能走出困境的影视行业,于冬也给出了几点建议:第一,如前所述,现金为王;第二,谨慎投资,对于电影项目的投资,要建立专业的绿灯委员会,慎之又慎;第三,勇于创新,哪怕在自己擅长的领域,也要做出创新与改变。“虽然创新是冒险,但不创新就是等死,冒险总比等死强”。

2018年以来,伴随着政策趋近,多个影视行业并购被终止,崔永元一抽屉合同搅翻了影视圈,限薪令发了一道又一道,影视圈三年补税从天而降,游戏版号审批封锁10个月断了影视衍生品重要后路,资本四下而散,从业者躲在谈逃亡。

虽在行业内已投出高票房的案例,但当前的境况之下,王博涛也直言“没法再投,回款周期长,投资风险大”。问及为何不追加即将上映的《唐人街探案3》的投资,王博涛表示,“有了前作所验证的成功,第3部的溢价已经到了6—7亿元,实在投不起了”。他同时告诉投中网,市面上尚存的影视公司几乎“集体性”考虑转型,有的转股权投资,有的转产业投资,而有钱的影视基金,也多是诸如北京文投集团、陕西文投集团等“国字号”基金。

在“中科灵芝孢子油”的背后,若有若无地站着一个名叫“中科”的企业。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家企业,是否如有人担心的那样是另一个“权健”,也该有个像样的说法。也许深圳市场监管部门查出的问题只是个别经销商“乱来”的结果,即便如此,“中科”也应尽快露出真面目,对市场监管与舆论关切做出令人信服的回应。如果“中科”不想出面,监管部门得将其拉出来走两步。

作为“旧法”框架下遗留的最后一案,孙向波案的妥善收尾,让我们看到了司法专业主义的力量。而在“新法”体系内,见义勇为者将不必再经历孙向波式的煎熬,这便是“确定性”所带来的最大的确幸。

对消费者而言,这应该是一则喜讯。曾经上过当的人,可以因此而有所醒悟,不再那么轻易地让卖“狗皮膏药”的大忽悠们收自己的“智商税”。还未上当的,可以借此看清“软黄金”的真实成色,从而成功避开大忽悠们精心设计的消费陷阱。在这个意义上,我们应给深圳市场监管部门点个赞。在保健品市场上,“中科灵芝孢子油”已经火了好些年,一直头戴光环,平安无事。此间,纵然不乏消费者有所质疑甚至有所投诉,但是,一直没见哪个地方的市场监管部门能像深圳这样,对销售“中科灵芝孢子油”的门店动真格。

但在前几年攫取市场份额的圈地之争中,以“优爱腾”为首的视频平台为争取优质内容争抢用户,将影视节目购入抬上“天价”,至今未能摆脱高额亏损的窘境。却在市场地位基本稳定的“三足鼎立”的局面形成之后,随着整个影视行业限制“天价片酬”的肃清走向,联合将影视剧的采购价格压到了成本价上,徒留影视剧供应商叫苦不迭,“市场情况不好,这种价格,不接就没有饭吃”,有从业人员对媒体吐露道。

众所周知,2017年10月1日生效的《民法总则》规定,“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,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”。据此,孙向波是完全可以免责的。但,本案的棘手之处就在于,案发时间2017年9月7日是在《民法总则》实施之前,按照法不溯及过往之原则,其只能依据之前的《民法通则》与《侵权责任法》相关条款进行审理,而这两部法律都有“施救行为的过错归责原则”,简而言之就是“救助人若有过失就要担责”——类似规定,不仅导致以往某些“见义勇为者”被判赔偿,更是使得孙向波案变得微妙。